9159com金沙网站 > 中小学 > 少年宫成培养和操练考级圈钱机器,选取课外班

原标题:少年宫成培养和操练考级圈钱机器,选取课外班

浏览次数:150 时间:2019-08-17

  “我们小时候,到少年宫像过节一样,因为那意味着可以痛快玩一天,看电影、做游戏、唱歌、画画……而且一分钱也不用花。”周末,在北京市少年宫拥挤的大门口,一位刚把孩子送进门的家长对记者感慨,“现在,孩子根本不愿意来少年宫,上午英语下午数学,比在学校还累,可眼看着小升初了,没办法……”少年宫门口到处都是满脸焦虑的家长和疲惫不堪的孩子,往日少年宫的快乐再难寻觅。

  少年宫,曾经是多少孩子向往的乐园,但如今却变味儿成了“培训班大本营”。记者“六一”前对全市多个少年宫调查发现,奥数、剑桥英语、乐器考级……少年宫的各种培训,无一不与应试挂钩。

自今年2月以来,教育部等部门部署了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全国31个省份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向社会公布了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方案,校外培训机构的整治全面铺开。

一个火爆异常的少年宫招生,将“青少年课外教育”这根软肋放在烧烤架上又烤了一回。1月18日,北京市少年宫报名招生现场,上万名家长[微博]带着孩子前来争抢5000余个学习机会,队伍在偌大的院墙内拐了4道弯儿,少年宫的大门也被挤坏。中国青年报记者日前登录北京市少年宫主页,所有的信息咨询被一张大大的通知覆盖——北京市少年宫2014年上半年招生工作于1月18日正式启动,截止18日16:30,已报名额满,请家长不要再前来报名。

图片 1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少年宫应该是以素质教育为主导的公益性校外活动场所和教育机构。”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著名教育专家孙云晓(微博)一直关注少年宫的问题,他表示,一些少年宫的现状已经背离了它的性质和宗旨,为应试,为赚钱,关心的是创收而不再是孩子的快乐。

  活动=培训=考级

经过几个月的摸排、整治之后,不少证照不全、存在安全隐患等问题的培训机构关门,一些与升学挂钩的学科竞赛停办,治理成效初显。

针对少年宫报名热,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搜狐新闻客户端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3951人参与),70.1%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所在地区少年宫培训班招生情况火爆。对于少年宫火爆异常的原因,53.3%的受访首选“家长盲目跟风”。其余原因依次为:“公共教育资源缺乏”(38.1%)、“课外教育需求大”(26.4%)、“价格相对便宜”(24.8%)、“教育质量高”(13.7%)等。受访者中,76.4%的人是家长。

  • 另眼看艺考:别让才艺培养害了孩子
  • 家长课堂:五步骤打造高情商的孩子
  • 幼小衔接:完成17任务让孩子顺利上小学
  • 6岁小童模日赚1.5万 拍摄不认真遭怒斥(图)
  • 新学期拼妈模式:懂舞蹈会古筝兼当营养师
  • 图解:2015年北京义务教育入学工作时间表

  学科培训占半壁江山

  位于景山公园北侧的北京市少年宫堪称北京校外活动的“老字号”,但如今,上课成了这里唯一的关键词。

但校外培训之“火”并没有真正褪去。在放学后,尤其是周末,很多校外培训机构依然门庭若市。开展培训的过程中, 一些“失范”行为依然存在,这些成为校外培训机构治理中的“硬骨头”。

“你去打听打听,稍微好一点的学校,哪个不考察奥数成绩?”

“四不得”原则

  这两个班实际上就是奥数和作文课,只不过换了个名称

  “这大周末的,孩子和家长起得比上学还早呢。”送孙女来上课的吴师傅清晨7时就出门了,就为把孩子从天通苑带到城里来上舞蹈课。上午9时,北京市少年宫门外的小路两侧,满满当当地停放着近百辆私家车,院内坐满了等待的家长,还有的索性在培训班门前的台阶上席地而坐。

重拳整治

调查显示,91.4%的受访者表示自己周围很多家长给中小学生报课外培训班。70.9%的受访者认为家长首选让孩子上语数外等主课类课程。接下来的培训课程排序为:音乐类(钢琴、小提琴等)(64.5%)、文化类(书法、绘画等)(57.9%)、舞蹈类(51.5%)、理工类(机器人、航模等)(10.5%)等。

不得以各类义务教育成绩与培训入学挂钩,不得举办与义务教育升学相挂钩的培训班,不得为义务教育中小学招生入学提供考试等服务,不得有奥数、学科竞赛等加重学生学习负担的培训行为。

  在很多人的记忆里,少年宫是孩子们唱歌跳舞、琴棋书画的地方,和学校所学的东西完全不同,更能激发孩子的兴趣和爱好。可现在少年宫已成为课堂的延伸,学科培训种类很多,有的甚至占据半壁江山,而且报名火爆。

  家长间的交谈,道出了现在少年宫的“真相”。“我们家孩子特不愿意来,她的琴弹得不好,课上得挺吃力的。”“我们家孩子也是,奥数他压根儿没兴趣,可你说不学哪儿行啊?”在少年宫转了一圈,记者发现,孩子们在这里并不轻松,娱乐设施几乎一件都没有,“活动”的唯一内容就是上课。

“现在选择培训机构要格外小心,一些培训机构已经关门,可能还有一些培训机构要关或者搬迁。”在北京一家培训机构总部办公室,一位课程顾问提醒前来咨询的家长。

自从孩子上了小学,李女士就和孩子频繁奔波于北京市各类培训机构之间。周六上午在东城区学钢琴,下午就要奔赴海淀区学英语;到了周日,全天都要交给位于西城区的奥数培训班。“早就说奥数不纳入小升初考试范围,可你去打听打听,稍微好一点的学校,哪个不考察奥数成绩?”李女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北京某品牌奥数学习班内,如果能获得该机构奥数成绩排名前150名,孩子就能在小升初的关键节点上提前接到几家好学校的入学邀请。

12日,成都市教育局出台了《进一步加强全市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管理工作的通知》,进一步规范由市教育行政部门审批设立的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以下简称培训机构)的办学行为。

  市少年宫学员多达8000人,兴趣班数百个,在2011年下半年的招生项目中,记者发现了不少学科类的培训班,最火的是英语,一共招31个班,学习的是现在中小学应试中最流行的“新概念”和“剑桥英语”,此外,还有针对不同年级的课外补习班,例如三到六年级的“应用数学”,五六年级的“阅读欣赏写作”等,有家长告诉记者,这两个班实际上就是奥数和作文课,只不过换了个名称。

  在通州区青少年活动中心,记者在一份长长的课程表上看到,英语、数学、乐器、书法、美术等类课程,无一不跟考级挂钩。面对记者的不解,一位家长倒很诧异:“不考级上这些班来干什么?”

据她了解,大部分培训机构关门是因为没有办学资质。“前几年都不查这个,今年查得特别严。”她表示,只有品牌培训机构可以信赖,自己所在的机构已经做了19年,证照齐全,今年已经通过了北京市教委的检查。

孩子小的时候,李女士曾在众多研究补习班的同事面前坚定地表示,绝不给孩子增加正常课堂学习之外的负担,“只报兴趣班,不上语数外”。但在现实面前,自认为是“高知”的她,也不得不低下头颅,“班里其他孩子都上了,我们也不能不上啊”。李女士的尴尬正是眼下全国各地大多数学生家长的“纠结”——不想给孩子增加负担,但也架不住其他孩子的猛进势头。

针对义务教育段学生培训,市教育局对培训机构提出了“四不得”原则:不得以各类义务教育成绩与培训入学挂钩,不得举办与义务教育升学相挂钩的培训班,不得为义务教育中小学招生入学提供考试等服务,不得有奥数、学科竞赛等加重学生学习负担的培训行为。

  宣武少年宫2011年的招生项目中,也列出了“新概念英语”、“剑桥英语”、“三一口语”、“高效阅读写作”等学科项目,在顺义少年宫的招生项目中,记者看到了各级“剑桥英语”班,还有一到六年级“思维训练”(其实就是奥数课的另一个说法)和写作,一共将近20个学科补习班。

  选课孩子做不了主

《民生周刊》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有些培训机构已经人去楼空,还有些培训机构在停业整顿。比如,博师教育回龙观校区,大门已经上锁,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墙上的机构标识、广告还在,里面的东西已经搬空。

中国青年报记者注意到,招生异常火爆的北京市少年宫除表演类、美术书法类、体育类、科技类培训课程外,还有学科类课程,其中包括英语、应用数学、写作3项。

招生宣传 不能再傍名校名师

  记者发现,在一些少年宫的学科培训中,还有一种“超前班”,老师的解释是“初二学生上初三的课,小学毕业生先上初中的课”。甚至还有针对幼儿园大班孩子的“超前班”,西城一家街道级少年宫开办了“快速识字、提前阅读班”,让5岁多的学前儿童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便能认读800汉字,口算两位数的加减法,老师说这是为了让孩子上小学之后“减负”,可是对于学龄前的孩子,这无疑成了一种“加负”。

  按照百度百科的释义,少年宫是少年儿童在校外进行集体活动的场所,说白了,就是孩子们玩的地方。但现在的少年宫,非但不能玩,就连学什么孩子都不能自己说了算。

“6月份还开着呢,我们家孩子还差点报名,没想到暑假关门了。”附近的一位居民告诉记者。

对此,江苏省一名青少年活动中心负责人分析,“可能是语数外三项,引起了家长的蜂拥”。这名负责人告诉记者,青少年课外教育场所一般有官办、民营和教师私人办班三大类,其中官办价格最便宜,民营价格居中,教师自办小班收费最贵。而在官办“少年宫”中,又分为少年宫、青少年宫、青少年活动中心、妇女儿童活动中心几大家,其中“少年宫”隶属各地教育部门管辖,“青少年宫”和“青少年活动中心”隶属各地共青团组织管辖,“妇女儿童活动中心”则属于各地妇联组织管辖。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自2014年专项治理后,培训机构不再跨区设立分支机构。《通知》规定,凡擅自设立分支机构的,办学所在区应将其作为无证办学机构履行管理职责,报请属地政府并会同相关职能管理部门依法查处。

  据了解,北京市教委在2010年就发出禁令:“少年宫、科技馆、青少年活动中心等校外机构不得组织学科培训班。”现在看来,这纸禁令形同虚设。

  “我想和弟弟一样学跆拳道,耽误不了学习的。”在通州区青少年活动中心报名处前,马上要小升初的小婷央求妈妈。“不行!你必须把全部时间用来学好奥数和英语,其他的什么也别想!”妈妈的态度很坚决。

今年8月,北京天通苑国泰百货芝麻街英语突然宣布停课,家长为退费不合理与培训机构产生了纠纷。据了解,该店是为了能符合国家对于培训机构的规范运营要求,决定迁址另开。

因面向的“客户群”类似,又都有官方背景,一般老百姓很难区别这三者。但业内人士都知道,这三种官办课外活动机构中,最“吃香”的肯定是教育部门下属的少年宫。“比如我们这里,教育局明确规定官办机构不准开语数外补习班,但对他们自己下辖的少年宫,有时可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些培训机构经常打出“名校名师”的招牌吸引家长[微博]和学生。此次,《通知》明确对这种招生宣传说不。

  应试升学成金字招牌

  无独有偶,刚上四年级的高娉看中了航模班,刚一开口就被妈妈拒绝了。“学那个有什么用,白浪费时间。还是学钢琴吧,将来考学也算一门特长。”旁边报名的老师直劝,也被高妈妈顶了回来:“我的女儿,我得对她的将来负责。你看看现在这竞争多激烈啊……”

这一轮培训机构的整治被称为“史上最严”。今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

这名负责人指出,因民众呼声较高,全国大多数城市的教育部门都对官办少年宫提出过硬性要求,不允许开办语数外补习班,但很多地区的少年宫并未做到这一点,这是造成教育部门直属的少年宫异常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

根据《通知》,培训机构宣传广告和招生简章有四个“禁区”:不得随意变更或简化培训机构名称;不得利用名校名师的名义进行宣传招生;不得有夸大其词的虚假宣传行为;不得故意欺骗或误导家长与学生。

  家长挥之不去的“应试焦虑”给少年宫带来了大批的生源

  在记者走访的数个少年宫,孩子们学什么几乎都是家长说了算。而家长的选择无外乎超前课程补习班、数学、英语、钢琴、美术等在升学时“管用”的课程及表演类课程。诸如朗诵、科学探索、机器人研究、航模等则被家长认为是“不务正业”,根本不受关注。

5月份,教育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派出7个督查组对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进行督查,通过随机抽查、暗访学生和家长等方式了解情况。

仅13.9%受访者认为家长是因“孩子喜欢”而报课外班

市教育局表示,培训机构凡发布宣传广告与招生简章,都要到所属教育行政部门进行备案。对培训机构因发布虚假广告简章侵害学员合法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将依法处理。

  在少年宫这样一个不应该和升学考试挂钩的地方,记者却频频听到“考级”、“保过”、“小升初”、“水平测试”这样的词语,以至于经常怀疑自己是否走错门进的是培训学校。“少年宫到底是为升学考试服务的,还是为提升学生素质服务的?这是一个根本导向的问题。”孙云晓说。

  课外补习班竟上“超前课”

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这是第一个国家层面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系统性文件。

网络上曾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5岁,孩子,我给你报了少年宫;7岁,孩子,我给你报了奥数班;15岁,孩子,我给你报了重点中学;18岁,孩子,我给你报了高考[微博]突击班;23岁,孩子,我给你报了公务员[微博];32岁,孩子,我给你报了《非诚勿扰》……

公示收费项目 杜绝霸王合同

  但是,在一个“应试为王”的教育体系里,少年宫也不能幸免。记者在丰台少年宫的招生介绍中看到,一些课程后面还有注解,例如剑桥少儿英语,注解为“取得全国统考证书”,外教口语,注解是“考取三一口语证书”,“新概念”的注解是“解决小升初课程衔接”,北京英语注解是“取得PET证书”……家长都知道,这些证书是小升初的敲门金砖,这些课程的目的性非常明确,就是考证,为了升学,和外面的培训机构如出一辙。

  “这个‘先行’课程就是提前上课,初二学生上初三的课,小学毕业生先上初中的课。”在通州区青少年活动中心,一位老师毫不避讳。怕记者听不懂,还补充了一句:“就是不让学校上的那种补习班。”

按照校外培训机构整改的要求,培训机构“该停业的必须停业”。在全国各地的整治中,培训机构停业、吊销营业执照的不在少数。

家长对孩子的爱,总是“为你好”。调查显示,尽管有52.0%的受访者认为“应该让孩子自主发展兴趣,而非被动接受培训”,但只有13.9%的受访者认为家长是因“孩子喜欢”而选择课外培训班。

近期,各区(市)县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将对所属培训机构的办学许可证进行核准,对其办学范围和内容进行清理规范。市教育局要求,将不得出现无具体业务范围及办学内容规定的培训机构。任何培训机构不得擅自开展办学许可证上未载明的业务范围和办学内容。

  这些班通常非常火爆,寒假班早就报满。一位负责招生的少年宫老师告诉记者,最供不应求的就是这种班,“和社会上那些培训机构比,我们便宜,考级的通过率也不低。”家长挥之不去的“应试焦虑”给少年宫带来了大批的生源,致使这种应试补习班在少年宫所占比例越来越大。

  这样的“超前班”课程还真不少,数学、化学、物理、英语等课程都有涉及。记者了解到,“超前班”的报名非常火爆。“得让他先学学啊,不然别人都学,我们孩子该落后了。”家长万名扬给儿子报了两门课程的“超前班”,为的就是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据了解,北京市共有培训机构近13万家,其中没有取得办学许可证和营业执照的707家,目前2700多家机构已经完成整改。上海取缔了500余所存在较大安全问题或者无资质的办学机构,叫停了15个中小学生学科竞赛项目。广州先后5次开展全市集中执法行动,清查809家校外培训机构,其中停业整顿83家,限期整改403家。

北京李女士就是典型的“道理都懂,实际却办不到”的家长。从孩子出生开始,她就开始自学蒙台梭利教育理念,还买了各种畅销的育儿、教育书籍,有空就会看。但真到了“上战场”时,李女士却成了自己所不齿的“应试家长”:每到休息日,就摁着孩子学钢琴、练作文。寒暑假必报各类培训班,“孩子喜欢玩游戏,我总不能给他报个电脑游戏班吧?不可能全凭孩子的兴趣给他报班。”李女士说,每次报兴趣班前,她都会和孩子班上的其他家长或者单位同事一块儿商量,看看到哪里上课合适。

此外,培训机构的收费项目、收费标准、投诉电话等内容都在办学场所显著位置公示,接受社会监督。培训机构与学员(或未成年学员监护人)签订的培训合同要体现权利、义务对等与公平合理原则,杜绝出现免除培训机构责任、无理加重学员责任、强行排除学员权益的霸王条款。

  孙云晓告诉记者,他采访过一位科技大学教授,发明的一种工业机器人获得了国际大奖,在日本进行焊接的时候,日本人以为起码要花好几天,教授却只用了6个小时就完成了,而他娴熟的机器人焊接技术就是小学时代在少年宫学会的。

  由于受青睐,“超前班”、补课班成了少年宫里的“明星班”,学生基本都“超员”。一位授课老师坦言,现在学校老师逼家长自己辅导孩子,但很多家长对数学、物理等课程忘得都差不多了,只得选择这种课外班。除了“超前课”,教育界“人人喊打”的奥数也是热门课。

据教育部统计,截至8月20日,全国已摸排培训机构38.2万家,其中发现问题的25.9万家,按照边摸排边治理的原则已经整改4.5万家。

调查显示,有53.3%的受访者认为家长因“跟风”选择课外培训班,48.8%的受访者认为是为了“培养孩子兴趣”,47.3%的受访者认为是“升学加分驱动”,另有18.9%的受访者选择“听从老师建议”。

加强义务教育学生培训管理

  如今,机器人班在少年宫比往日更红火,却变了味道,“我们会尽量给孩子提供参加各种大赛的机会,只要取得市级二等奖以上的成绩,小升初的时候就可以申报特长卡,参加特长生面试。”一位老师向记者这样介绍他们的课程,她表示,少年宫参赛热也是近几年才兴起的,原来只是一些培训机构比较热衷赛事,但是自从科技类特长受到重点中学青睐后,少年宫纷纷加了这些课程。除了机器人课,还有航模、单片机等,甚至包括天文小组,天文知识竞赛目前也是小升初特长的一个指标。

  专家:少年宫应该恢复公益性

应试、提分依然是主流

董蕾是上海市中福会少年宫的一名工作人员,她的孩子正上小学四年级,至今,孩子只在少年宫里上过美术班,从未到其他任何机构上过“语数外”补习班,“我们做少儿教育的心里都有数,我们的孩子都是‘散养型’的。”

市教育局特别要求,培训机构不得以各类义务教育成绩与培训入学挂钩,不得举办与义务教育升学相挂钩的培训班,不得为义务教育中小学招生入学提供考试等服务,不得有奥数、学科竞赛等加重学生学习负担的培训行为。

  少年宫里单纯从兴趣出发的学习似乎越来越少,即使最传统的琴棋书画也逃不脱各种考级和大赛。“家长很热衷这些,老师就为孩子尽量多提供这方面的信息和机会,毕竟对孩子升学有利。”一位招生老师说,她认为这就是社会大氛围,少年宫只能顺应无力改变。

  “现在少年宫都在办各种培训班,受经济利益的驱使呗!”在崇文区少年宫儿童画教室门口,一位家长回忆起自己小时候上少年宫时的情景,禁不住感慨:“我小时候,少年宫根本不收钱,学什么都有兴趣,觉得特好玩。”“就是,就是。我曾经在少年之家学过二胡,除了乐器需要自己准备,什么钱都不用花。”另一位4岁半孩子的家长连声附和。

连续几个月对培训机构的整治,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为校外培训市场“降火”却没那么容易。相对于证照等问题,培训过程中的违规更难整治。

据了解,上海中福会少年宫已有60年历史,从60年前开始,这家青少年课外活动中心就以“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予儿童”为己任,坚持在品格素养方面培养孩子。董蕾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大多数把孩子送来的家长都是抱着“培养孩子兴趣”而来的,孩子上几天课后,根据自身兴趣爱好退班、换班的情况都有。

培训机构聘用的教师必须具备国家规定资格,外籍教师也应具备准入和资格认定证件与手续。

  

  市政协教文卫体委员会特邀委员、原北京一中校长王晋堂认为,作为校外教育场所,少年宫应该是义务教育的外延,应由国家承担经费,恢复其公益性。由于政府拨款不足,加之功利性取向,进入20世纪90年代,少年宫收费办班逐渐兴起,最终导致经营体制、收费建制和活动目标的全面“串味儿”。

10月20日,周六,北京海淀黄庄附近车辆排起长龙,几座大厦入口人流涌动,大量家长带着孩子来上课外班。这里坐落着北大附中、人大附中等名校,也汇聚着数十家校外培训机构。

在江苏省无锡市青少年活动中心,中心主任张燕,经常见到嘟着嘴巴,嚷嚷着要上跆拳道班的孩子。“孩子给家长提要求,你给我在外面报一个作文班,我就要自己再报一个兴趣班。一个语数外课程,配套一个兴趣班课程。”张燕说,无锡市青少年活动中心从2010年建成至今,年年报名都是爆满,其中以美术、舞蹈项目报名者最多,其次是少儿英语[微博]班和跆拳道班。

若培训机构存在违法违规办学行为,将根据情况给予实施整改、停止招生、吊销办学许可证等行政处罚。

  欲说还休的合作办学

  《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义务教育是国家统一实施的所有适龄儿童、少年必须接受的教育,是国家必须予以保障的公益性事业。对此,王晋堂表示,少年宫不该变成升学的附庸,应该扭转功利化方向,回归为“培养孩子兴趣特长的广阔天地”。

《民生周刊》记者发现,这些培训机构大部分都在开展语文、数学、英语等学科知识培训,小升初、中考、高考训练冲刺是培训重点,提分、上名校等更是高频广告词。

张燕说,确实有不少家长是“跟风”或“考虑升学加分”来给孩子选择兴趣班的,但据她观察,抱着这些动机的家长和受“孩子喜欢”支配的家长大概各占50%,“因为我们这里只有兴趣班,没有语数外补习班,大多数家长本来就是抱着让孩子‘玩玩’的心态来的。”

记者调查

  在少年宫报了名,上的却仍旧是培训机构的课

  培训、考级、升学……原本该培养和拓展孩子爱好和特长的校外教育课堂,如今成了“培训宫”。多了点儿功利,少了点儿天真。

按照《通知》及《意见》等要求,应试、超标、超前培训及与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都要坚决禁止。

火爆的不止少年宫,教师私人班成补习首选

两大知名培训机构

  “我上个月给儿子在附近的少年宫报了一个剑桥英语班,上课之后才发现老师根本不是少年宫的,他们是一家英语培训机构的,只不过是借少年宫的地方上课,收费也不比外边低。”一位家长告诉记者。这种情况在少年宫并不鲜见,官方的说法叫做“合作办学”。

  记者 王东亮 贾晓燕 金可

“现在还是淡季呢。”一名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透露,“9月、10月没有什么大考,等到了11月份,期中考试成绩一出来,很多家长发现自己的孩子成绩排名落后,就会更着急,到培训机构报名的就多了,我们的旺季就开始了。”

上海浦东某小区内的一栋居民楼里,一楼两户140平方米并自带数十平方米露天花园的房子均被小区内一个“出名的”语文老师包下了。每天下午4点到晚上8点,陆陆续续有背着书包的孩子进出这个被打通了的“大教室”。“教室”内有写字台、板凳,还大大小小竖着好几块黑板。每到“上学”、“放学”的时间,这栋居民楼前不宽的车道就会被十余辆汽车堵住。更多的时候,家长们把车停在小区外头,几乎能把小区外的停车位全部占满。

小升初班、奥数班等

  很多家长对少年宫的好感和信任源于它是“政府办的”,是“公立的”,性质是“公益性事业单位”,老师也都是有正式编制的教育工作者,这使它和社会上民办的教育机构划出了界限,可在少年宫报了名,上的却仍旧是培训机构的课,不免让人有上当之感。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在一些教育培训机构,教室墙外张贴着大量“成绩榜”,大多是祝贺某某同学在某次考试中获得多少分,某某同学顺利升入某校。

调查显示,“少年宫”并非课外培训机构中最火爆的一家。在回答“你周围的家长给孩子报名的课外培训班一般有哪些机构”这一问题时,59.6%的受访者首选“教师私人班”,58.3%的人选择“民营机构”,47.0%的人选择“青少年宫”,仅6.7%的人选择“妇女儿童活动中心”。

占据大半壁“江山”

  记者在网上看到,一家培训机构打着海淀区一街道少年宫名义在招寒假托管班,托管班确实是安排在少年宫的教室里,“就是租用少年宫的地方,老师是我们自己的,一个班不超过20个孩子,托管一天100元,老师负责帮孩子复习预习功课,看着他们写作业……”这个价钱在寒假托管班里算是相当高的。记者向少年宫求证此事,少年宫老师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含糊其辞地表示,和机构“合作办学”,“当然,如果我们寒假招生满员,没有空余教室的话,他们的托管班就不能办了。”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记者以家长身份到北京中关村一家培训机构咨询,该机构的课程规划顾问反复承诺,“只要现在报名开始上课,期末就能看到孩子成绩明显提升。”

张燕告诉记者,虽然“青少年宫”看似有不少“客户”,但“青少年宫”只是泛指各个城市中的几家单个体量较大的官办课外活动场所,与“教师私人班”和“民营机构”相比,后两者单个体量虽小,但因各类机构众多,其实际总体体量要远远大于“青少年宫”。

成都商报记者昨日点开成都市两家知名教育培训机构的网站,发现在春季课表中,小升初冲刺班、小升初基地班、奥数火箭班等占据了大半壁“江山”。

少年宫成培养和操练考级圈钱机器,选取课外班。  记者在顺义少年宫的网站上发现,他们开办了一个“幼儿全脑潜能开发课程”,这个课程由一家“国际教育机构”研发,是针对1到6岁孩子的早教课。记者打电话咨询,少年宫的老师表示,去年他们曾经和这家机构“合作办学”,“但是后来没开成,因为价钱太高了,家长接受不了。”记者询问了多家少年宫,没有人能够明确解释到底怎么“合作办学”,对是否对外出租场地更是闭口不谈。培训机构在一个公益性的单位里赢利经营,也许本身就无法自圆其说,所以也就无从解释。

她表示,机构与很多公立或私立学校联系密切,了解他们的招生政策和动向,并且经常聘请一些学校的一线教师来给员工讲课。在小升初时,机构还有一些名额,可以推荐学生参加一些重点中学的“密招”考试。但对于这些“名额”从何而来,她拒绝透露。

以江苏无锡的“放心班”为例,大多由在职教师、退休教师、下海教师在居民小区自办,孩子放学后去班里做作业,下午5点左右统一吃饭,吃完饭答疑解惑,晚上8点半左右家长陆续把孩子接回家。“这个需求特别强烈,服务还很到位,有专人到学校接孩子。”张燕说,这种“放心班”是官办机构的“禁区”,却需求旺盛,“私人办就无所谓了,教育局也没办法。”

“我们的小升初培训班,除了基地班之外,火箭班和团队班都是要考试的。”成都商报记者以家长身份向其中一家培训机构进行了电话咨询,据工作人员解释,之所以会单独为这两个班设置考试关,是因为“这两个班是专门为那些想冲击民办学校一等奖学金的娃娃准备的,老师讲得比较难。如果基础不怎么好,怕进去也跟不上进度”。

  创收

奥数课还是各个校外培训机构的香饽饽。唐明在北京海淀区一家培训机构任数学教员,他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在海淀,几乎没有一个孩子不学奥数的。”

东方娃娃苏州国际教育基地专门从事创意美术类课外培训,该机构负责人田锦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机构仅在苏州地区就有5个校区近2000名学员,价格跟官办的少年宫差不了太多,但现在的家长很少以“价格”为衡量标准了。

奥数班目前已经满员,且课程已进入尾声。工作人员称,现在也可以报名,因为今年4月,奥数决赛开始前,会有一个集训班。对教育局此次出台的政策,工作人员表示还“没有听说”。

  有没有底线?

记者在北京朝阳区、昌平区的培训机构走访中也发现,几乎所有做学科培训的机构都开了奥数课,或者会在数学课中加入奥数内容。而在上海、广州、南京等城市,奥数培训也同样受追捧。唐明所在的培训机构在全国多个城市开设分校,且都开了奥数课程。

调查显示,仅24.8%的家长会因为“价格相对便宜”而给孩子选择补习班,大多数家长更相信“口耳相传”的道理,这种道理被反过来讲,就成为一种“跟风”。

另一家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对这个规定感到有些意外。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取消成绩和培训入学的挂钩还比较容易,“但如果砍掉奥数班,对学校可能还是有影响”。他说,当前,数学竞赛培训课占了该校小学总培训课程的20%左右。(记者 王冕)

  “当然是越多越好了,少年宫养着这么多老师,大家的奖金、福利全靠创收了”

事实上,近年来,教育部已经针对奥数比赛发布了将近20个相关禁令。今年对于奥数监管尤其严格,全国范围内的奥数赛事几乎都停办了。

少年宫成培养和操练考级圈钱机器,选取课外班。针对“民营机构”鱼龙混杂导致家长“不会选择”而不得不选择“官办少年宫”的说法,田锦江并不认同。他说,现在很多民营机构已取得教育部门颁发的办学资格证,机构聘请的老师基本都是本科师范毕业、有正规教师资格证的专职教师,招生情况也很乐观,“一个最简单的区分办法,其实就是‘口碑’。其他家长说‘好’、办学时间够长的,说明就是不错的”。

  从学科类培训的不断增加,到对应试考级推波助澜,到合作办学的遮遮掩掩,有家长不禁质疑“少年宫到底变成了什么宫?”这一切乱象的背后,记者发现最根本的还是一个“钱”字,一些少年宫迎合市场,迎合家长,联手培训机构,主要目的在于“创收”。

为什么奥数培训依然火热?据唐明分析,虽然奥数赛事停办了,但一些重点中学的提前招生考试还是会涉及奥数内容。在高校自主招生中,奥数成绩的含金量也很高。

此前,教育部门已明令禁止学校开办任何兴趣班、特长班,但学生对课外教育的需求并未因此消失。与之相对的,在旺盛的需求之下,如春笋般涌现的“教师私人办班”和“民营机构”,则游离在官方的禁令之外生存着。

  早在2006年,北京市就出台规定,要求少年宫不得开展以赢利为目的的经营性创收活动,一时间,“少年宫将免费”的说法沸沸扬扬,可是事隔5年之后,记者走访多家少年宫,还没有发现任何免费的课程。即使是收费,各家少年宫的价码也不一样。以英语课为例,半年20次课,从八九百元到1000多元不等,比民办英语培训机构动辄过万的收费确实便宜,但其中也有“猫腻”,培训机构的高价班基本都是10人以下的小班,而少年宫这些供不应求的学科培训班,通常一个班30人到40人,加起来也收入不菲。目前区县级的少年宫都是人满为患,学员通常几千人,以一人一年1000元学费计算,少年宫的年收入也有几百万元,而一些大的少年宫,据说年收入超过千万元。

让唐明兴奋的是,近日,今年被叫停的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要复活了。10月17日,华杯赛组委会在其官网公布了《2019年“华罗庚金杯”青少年研学行活动通知》,在活动中会进行数学综合能力考核并评奖。虽然组委会强调该奖项与升学无关,但唐明预计,今年的报名热度会空前。

  一些少年宫的说法是,创收是“迫不得已”,朝阳区有关人士曾对媒体表示,朝阳区教委每年大概负担少年宫总财政支出的60%,其余要少年宫自己承担,目前专业性辅导班收入约占少年宫总收入的15%。少年宫纷纷表示政府财政拨款有“窟窿”,需要自己创收去填补,而到底创多少才能填上这个“窟窿”却没有定数。“当然是越多越好了,少年宫养着这么多老师,大家的奖金、福利全靠创收了,各家少年宫也都互相比着收入呢。”一位少年宫老师私下告诉记者,“现在培训这么火,生源一点不用发愁,想报名有的还得托关系,这么一大块肥肉谁舍得放下呀?”

超前、超标培训难免

  于是,“赚钱”最终让少年宫变了味道。一名上世纪70年代的少年宫老合唱队员回忆说:“免费开放的少年宫是孩子们的欢乐宫殿。”这似乎已经成为一道逝去的风景。

近年来,课外培训的风气愈演愈烈。过去学生参加课外班基本是补弱项,现在不仅弱项要补,强项也要拔高。大量培训机构推出“培优班”、“超前班”、“衔接班”等,从幼儿园到高中,各类培训班都在努力帮助学生抢跑。

  孙云晓表示,“公益也并不是完全免费,可以适当收一些成本费。”他认为,公益的前提是国家保证充足的投入,消灭财政“窟窿”,不要把少年宫推到市场上去自寻出路,“这样才能砍掉那些应试的培训班,还少年宫提升素质、培养兴趣和技能的初衷。”孙云晓表示,针对目前少年宫收费混乱的局面,物价部门应当核定一个合理的价格标准,让少年宫尽量保持公益的本色。 (张鹏)

在一家知名培训机构的课表上,《民生周刊》记者看到了从学前班到高三的各类课程,包括数学创预班、剑桥国际英语、初中物理高中预备等。据该机构的课程顾问介绍,每年寒暑假都会开设衔接班,学生可以提前学习下一学期的知识。

分享到:

高媛的女儿正在这里上六年级的课程,这学期报了语文、数学、英语课,“今天8点就来了,要上到下午5点多,中午12点半就开始上课,吃饭的时间也很短。”她有些心疼女儿,“她三年级就开始在这里上课。”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这种教育太变态了,我们家老二以后一定不能这样。”她坦言,自己并不想给孩子报那么多课外班,但又不得不报,“我们想让她上好一点的中学,但孩子小学的对口中学不理想。”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她告诉记者,孩子还报过作文课,课上老师拿出了高考作文题给孩子练习。语文课也有些高考题,“听说有的学生做高考语文卷已经能得120多分,这样不知道还上中学干什么。”

在大多数校外培训机构的英语班中,普遍用的教材是剑桥英语、新概念英语等,大多分“阶”,而不分年级。在一个以英语培训为特色的培训机构,记者看到学生报名后要做一份该机构的试卷,根据学生的成绩分班。只要程度相当,小学生可以跟初中的学生一起上课。

根据《意见》,校外培训机构开展语文、数学、英语及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知识培训的内容、班次、招生对象、进度、上课时间等要向所在地县级教育部门备案并向社会公布。

应试倾向、超前超标培训等问题能不能解决,期待下一步的整治。按照教育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的部署,今年10月份再次开展全国范围的专项督查,确保2018年底前完成所有培训机构的整改任务。

本文由9159com金沙网站发布于中小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少年宫成培养和操练考级圈钱机器,选取课外班

关键词:

上一篇:9159com金沙网站:第四届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本性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