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9com金沙网站 > 国际学校 > 热议大学生就业,胡新闻当选为长沙市湖湘文化

原标题:热议大学生就业,胡新闻当选为长沙市湖湘文化

浏览次数:107 时间:2019-11-24

  “这个吧,那个吧,什么都不如《你说话吧》。”这是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纪连海送给本报知名栏目《你说话吧》的一句话。昨晚,知名学者纪连海、我省鲁迅文学奖获得者田耳和第148期《你说话吧》诸多话友聚集长沙学院,就“陕西人事厅下发文件优先安排贫困生就业是否公平”的话题进行了激烈讨论。

图片 1

图片 2

  刚从韶山参加完毛泽东诞辰系列活动的纪连海,有感于在韶山的所见所闻,他认为政府为贫困学生提供就业的绿色通道解决生存问题,能体现社会公平;但田耳却认为,虽然优先安排贫困生就业是好事,但这个好事如果由政府来做,时机却显得不成熟。“贫困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如果由政府来决定,那谁该得到贫困生的这个指标,又该怎么界定?”他觉得最好由企业来界定,因为由企业来做的话,肯定会考虑到在其他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贫困生就业。

12月26日晚,在设于长沙学院办公楼2会议室的第148期《你说话吧》讨论现场,央视《百家讲坛》的主讲人之一纪连海以及鲁迅文学奖得主田耳先生,与40余位话友齐聚一堂,就“优先安排贫困生就业,公平吗?”这一话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6月15日,长沙市湖湘文化交流协会第二届会员大会第一次会议在毛泽东文学院举行。)

  今天上午9时,纪连海将做客星辰在线湖湘名流直播室,与长沙网友见面,评点湖湘名臣。如果你想第一时间分享纪连海的“激情澎湃、诙谐幽默、设问解疑、鞭辟入里”的说话风格,可登录星辰在线网站在线交流或现场参与。现场参与地点:晚报大道267号报业中心大楼6楼工会活动室。

图片 3

图片 4

《你说话吧》栏目总策划何旭(左)代表栏目组向长沙学院副院长屈林岩(右)赠送《你说话吧》一书,以表对场地提供支持的谢意。

(会上,胡新闻当选为会长,左志刚当选为监事长,黄金海、彭红光、谢念国等14人当选为副会长,周新国当选为副会长兼秘书长。图片均由星辰全媒体记者 刘佳/摄)

  【主持人语】

星辰在线6月15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刘佳)6月15日,长沙市湖湘文化交流协会第二届会员大会第一次会议在毛泽东文学院举行。会上,胡新闻当选为会长,左志刚当选为监事长,黄金海、彭红光、谢念国等14人当选为副会长,周新国当选为副会长兼秘书长。

  陕西省人事厅在日前下发的高校毕业生就业服务指导意见中指出,将为困难家庭大学毕业生开设“绿色通道”:在专业对口、能够胜任工作的情况下,困难家庭大学毕业生可优先安置县区公职岗位。在今年大学毕业生就业比往年更难的背景下,陕西的这个指导意见引起了强烈反响,争论的焦点在于“公平”二字。你认为优先安排贫困生就业,公平吗?你对拓宽大学毕业生就业渠道有何意见和建议?

会议回顾了长沙市湖湘文化交流协会成立以来所取得成绩,听取、审议通过了《长沙市湖湘文化交流协会章程》,选举产生了协会第二届理事会、监事会。据星辰全媒体记者在会议现场获悉,目前长沙市湖湘文化交流协会共有长沙市博物馆、长沙简牍博物馆、长沙市文化艺术展览中心及长沙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四家会员单位,以及董学生、陈先枢、杨建五等147名会员。

  12月26日晚,在设于长沙学院办公楼2会议室的第148期《你说话吧》讨论现场,来自北京的央视《百家讲坛》名嘴纪连海先生,与来自湘西凤凰县的鲁迅文学奖得主田耳先生,和40余位市民、网友、大学生一道,就此话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欧阳晓东也参与了现场讨论。

自2011年6月成立以来,长沙市湖湘文化交流协会共举办文化交流及考察活动近三十次,接待国内外湖湘文化考察团队多批数百人,举办书画、摄影、根雕、陶器、书籍展览活动及书画笔会活动十余次,支持或主编长沙湖湘文化类书籍十余册;开展湖湘文化研讨活动十余次;积极向各级党委、政府及相关部门、机构建言献策,支持建设墨庄博物馆、望城农耕文化博物馆等民办博物馆多家。通过这些活动的开展,助推长沙文化产业的发展、打造湖湘文化交流品牌、促进湖湘文化的传承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本期话题讨论形成主要观点如下:

  【话友热议】

  正方观点

  在“关系就业”的背景下,此举是一种“矫正性正义”,很公平

  纪连海(北京师大二附中历史教师、央视《百家讲坛》三大名嘴之一):今天是毛主席115周年诞辰,我刚刚在韶山看到许多普通老百姓走一步磕一个头,他们在怀念什么?他们是在怀念毛泽东那个时代的公平。改革开放的春天,让我们选择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我们有了今天的成就,是在牺牲了另外一部分人的公平的基础上的,最终是要实现共同富裕。现在政府照顾落后地区,关怀贫困家庭、贫困大学生,这是30年改革开放走到今天我们所必须作出的一个决策。

  我当年考大学,英语考了26分,后来我报考的大学没有录取我。可是就这样的英语水平,我初中母校的校长还是找到我,请我到学校去当英语老师。我说我考26分的英语水平怎么教得了学生,校长说,咱们昌平县所有中学的初中高中都有英语课,只有你的初中母校没有英语老师,因为没有人能开英语课,现在咱们全公社只有你一个人会英语,你不教,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咱们边学边教吧,我相信你能行。

  我想表达的是,在公平的前提下,优先录取是不公平的。可是,我们太多的时候都缺乏公平的前提,于是照顾那些曾遭遇不公平待遇者就体现了公平。就说英语吧,凭我的聪明才智,英语成绩怎么会那么差?那是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公平,我们学校之前根本就没开英语课!

热议大学生就业,胡新闻当选为长沙市湖湘文化交流协会会长。  说实话,我也是贫困家庭的孩子,我在大学没穿过一条自己买的裤子,我穿的都不是我哥哥的裤子,都是我姐姐的裤子改的。对于我们这些人,失去的公平已经无法挽回,那么现在的非贫困生,我想对你们说,你那么优秀,有那么多岗位可以选择,你干嘛非得挤着国家这公职岗位没完没了?您行行好,发发善心,让给贫困生,行吗?对贫困生我想说,你们都觉得自己能行,是好事,我们贫困生本来就应该奋发努力,不等不靠。但是,当照顾来临的时候,我们还是要坦然接受,因为只有我们接受了,我们才能改变更多的贫困家庭的命运。因为每一个贫困生不仅仅代表自己,还代表身后那个贫穷的家庭、家乡。

  欧阳晓东(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绝对的公平永远没有,相对公正就是公平,绝对公开就是公正。关于公平与效率之间的关系,我认为这是一组矛盾,既强调效率又强调公平,在宏观上可以做到,但是在局部是永远也做不到的。有人认为陕西省这个决策牺牲了公平竞争的原则,但是我们不要忘了,我们贫困地区的祖辈和发达地区的祖辈之间就是不公平的,现在贫困地区和发达地区的学生能够就读同一所大学,他们所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对等的。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但是国家不可能回到以前去解决祖辈那一代的公平问题,因此为了解决这两个“不公平”,就需要另外一个“不公平”来弥补。

  屈林岩(长沙学院副校长、教授):《你说话吧》活动倡导的这种平等的意识和批判的精神,本身就是社会文化建设和大学文化建设的重要内涵,我今晚算是感受到了。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制度、政策都不是完美的,因此没有绝对的公平,那么在目前社会贫富差距拉大,大学生就业困难的情况下,陕西省人事厅出台这样的政策,其出发点是好的,我们应该鼓励。

  左湘山(长沙理工大学教授):社会永远没有绝对的公平,一个过于公平的社会是没有生命力的,不公平往往是效率的起源;但是不公平也会使得社会合作力降低,社会凝聚力丧失。所以我比较支持这次陕西省人事厅出台的政策。此举是一种“矫正性正义”,祖辈的贫困延续下来使得与他们有血缘之亲的人也贫困,被迫承担着不是单凭自身能力所能解决的问题,那么社会就要用矫正的方法来扭转一点公平。这个政策的作用,就像一个人在远方告诉我:你慢慢走,远方还有一团火可以温暖你。对于那些贫困生,如果我们还不关心他们,请问他们靠谁来关怀?这个世界没有上帝只有人。

  没水的季节(网友):就这个政策本身来说,它是不公平的,但是我们这个社会是一个人情社会,走后门、找关系已经成为流行的潜规则,当官的、有钱人家的子弟不愁就业,而贫困生一方面没有这些资源,另一方面又亟待通过就业去解决自己的问题。因此,这个举措实际是在不公平的圆圈里寻找一个公平的小圆圈,从结果来说是公平的。

  诗意生活(网友):这种优先因为先有了大量的“关系就业”作为背景,所以不但不会伤害公平,反倒是为那些无助的贫困大学生找回来一些公平。

  贺卫平(维平网总经理):“宁可雪中送炭,不要锦上添花。”目前什么样的大学毕业生最需要工作?我认为是我们的贫困大学生,因为这是解决他们生存权的问题,他们需要这个工作来给养家,而一些不贫困的学生,找到工作,只是锦上添花,在就业形势比较困难的情况下,我觉得这是公平的。

  谢浮名(时评作者):贫困大学生本身是一个弱势群体,可以供他们使用的资源有限,不像有权有势有钱家庭的孩子,政府出台这个政策就是在扶助弱势群体。另外,从社会道义来说,强势群体也应该给弱势群体让个路。

  于正印(荷花社区居民):这不仅是公平,而且是太公平了!改革开放30年到现在,最缺的就是公平。现在有这种照顾,贫困生们可以坦然接受,我只是担心一点,贫困生不是少数,现在只有陕西这么做,照顾得过来吗?我建议在全国推行,这是真正还公平于主人的做法。

  反方观点

  竞争就业岗位应以能力定高下,优先贫困生是以新的不公取代旧的不公

  田耳(青年作家,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得主):优先安排贫困生就业,也许是好事,但却有违公平的原则。这个举措由政府来执行,我觉得太快了一点,不大妥当。

  我是湘西人,湘西就是湖南的贫困地区,我记得我在读初中、高中的时候,在自己的班上就经历了这种贫困生界定的过程:一个班50个人,贫困生的指标有5个人,你是贫困第6名,那你就不算贫困生了。或许同样的,安排工作的时候,第5名就有了比第6名的优先权,然后他们的命运可能就会发生截然不同的改变了。如果由人事单位来负责界定哪些学生才是符合标准的贫困生,在操作层面上也很难避免一些问题,有可能到最后,有些真正贫困的学生并没有被界定为贫困生。

  因为是优先安排部分贫困生就业,而不是优先安排所有的贫困生就业。这中间就存在一种竞争,不是贫困生和非贫困生之间的竞争,而是贫困生之间的竞争。我认为,优先安排贫困生就业,如果不是由政府的人事部门,而是由企业来承担的话,效果可能会好得多。1990年代初的时候,外面有些人结对子扶贫,需要在湘西一个县找一个农村孩子。要求是,最穷的、学习最好的。但是教育局负责具体工作的人后面挑了一个孩子,不是最穷的,也不是成绩最好的。还得挑长相,长得不好还是没有机会的,他就是这么一个操作方式。其实当我们谈到公平问题的时候,已经很奢侈了。在目前的状态下,我们可能更多的是考虑操作的问题,要跳过操作问题去谈公平,那你是不了解中国国情的。所以我觉得去执行一个不可操作的东西,是很难保证公平的。

  丁帅(公务员):公平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公平也没有绝对的不公平,给予贫困生一定的照顾也会产生负面作用,社会要进步,就只能讲能力。如果要优先谁,那么就业群体的素质就会下降。从学生情况来看,贫困生考学校可以加分,上学的时候还可以拿补助。对于那些不是很富裕但又非贫困的学子来说,这无异于加剧对他们的不公。

  陈伟(长沙教育学院学生):出台这样一个政策,我担心可能会出现一些新的分配不公的问题。我来自农村,有一回村里面下来四个低保指标,村长就请组长来讨论怎么分配,最后四个组长去村长那里,都说自己很贫困,这个说我孩子在读书,那个说我今年入不敷出,最后这指标就完全由四个组长包了。

  彭建宇(长沙学院学生):对于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如果自己有能力的话,根本就不会涉及到因为家庭贫困而无法生存的情况,就让大家公平竞争,如果没有竞争,社会也不会进步这么快。

  张敏(长沙学院学生):要判断一个贫困生,首先有一个贫困的标准,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评判标准,那么可能会产生新的不公正。此举可能是国家扶贫政策的一种延伸,但也是治标不治本的,贫困生数量也多,但是社会上提供的岗位又少,所以说大学生就业也应该要纳入市场经济的轨道之中,只有在公开竞争、平等竞争的基础上,才能实现公平。

  王孙(网友):这个政策是不公平的,也不是长久之计,与其给贫困大学生优先安置这样一个机会,还不如给他们创造一个平等就业的环境。我不赞成“矫正性正义”,因为此举可能更危险,与其事后矫正,不如从一开始就提供公平的基础,多为贫困学子创造能够提升专业技能的渠道,从而使得他们获得更强的竞争力。

  胸襟如海(湖南读书会会长):我是持鲜明的反对意见的,我们曾经痛恨“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这种现象,为什么?就因为有失公平。而优先贫困生就业,这也是一种不公平,是另一个极端。对于贫困生的就业,并不是说我们给他一个什么位子,就可以改变贫困地区的面貌,我们可以通过税收杠杆、商业经济的补贴的办法,适当向贫困地区倾斜。社会资源的公平获取,才是维护这个社会稳定的基础,我们不应随意打破这种公平竞争的法则。

  【贫困生自述】

  呼唤平等就业的机会甚于得到“照顾”

  王春霞(长沙学院学生):不歧视就是公平。比如说没有外貌歧视、没有家庭出身歧视、没有性别歧视、没有地域歧视等等。我是一个地道的贫困生,优先安排贫困生就业这种举措,我不支持。在社会竞争中,如果个人有能力,就不怕找不到工作,而这种举措可能滋生一些贫困大学生的惰性心理。另外,有可能一些人会暗箱操作搞一个贫困证明,而后得到这种优势,那就更不公平了。

  贺湘卫(某网站策划部经理、2008届大学毕业生):我们贫困生不需要特殊对待,因为我们本来就比同龄人要多吃一些苦,我们也更能够承受一些东西。如果给贫困生特殊对待的话,对那些没有“关系”的非贫困生,就不公平了。

  鲁春琴(长沙学院学生):有人说在就业难的情况下,大学生可以去创业,我觉得这有点理想化,贫困大学生就更加没钱来支持自己的创业了,又有人说靠个人能力,其实一个人有能力远远不够,重要的是需要一个机会,梵高没有才华吗?最后不照样贫困潦倒而死。所以我觉得这种政策还是可行的,而且也是合理的,我们的父母为了供我们读书付出了很多,如果我们还找不到工作,那就真是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了。

  袁金珍(长沙学院学生):我是一个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我觉得贫困是暂时的,只要我努力、有闯劲、有上进心,我就能够改变贫困的现状,这个社会也变得越来越关注贫困生。在大学期间,我接受了国家的助学金,还有国家励志奖学金,这都体现了国家对贫困生的关怀。贫困生比那些家里条件好的孩子更能吃苦、更懂得感恩、更愿意去回报社会。

  欧亚婷(长沙学院学生):我家里经济也比较困难,现在我面临的最大困惑就是考研究生还是工作,我自己想继续深造,但是我家庭条件不允许,爸妈收入不多,我还有一个弟弟也在上大学。为此我很苦恼。对于陕西省的这个政策,我没有太多的想法,可能这个社会有比我更贫困的人、更需要帮助的人,这个机会应该给他们。

  【话友建议】

  建议1:贫困生应坦然接受社会的关爱

  胡承赞(长沙环宇石英砂有限公司经理):我也曾经贫困,也是得到关爱而成长的,我想奉劝学子们不要过于理想化。你们一定要接受政府给你们的关爱,你们才能发展好,才能走出这个困境。你不仅代表自己,你也代表你的家庭、你的家乡,只有你走出来,才能帮助更多的人脱离贫困。

  胡利民(公务员):有优先就肯定没有公平,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赞同优先安排一下贫困生:首先这是我们扶贫政策措施之一,另外在目前经济大幅度减缓的时候,帮助贫苦生也显得尤为重要。那么我们贫困生就应该要懂得报恩,要尽己所能回报社会。

  快雪时晴(网友):今日是毛主席115周年诞辰,记得毛主席说过“不排斥外援,也不依赖外援”,放到这个政策上来说,一方面国家有政策能够惠及我们贫困生,我们一定不要说不好意思接受,应该坦然地接受。同时我们不能够依赖,等着这个政策来照顾我们,还是要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去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发展机会。

  建议2:

  帮扶贫困生,要从抓落后地区的教育做起

  王春霞:如果真的要帮助贫困生,要帮助贫困地区的发展,不如从加强农村基础教育设施建设做起。我是在农村长大的,来到大学后我发现城乡教育差距十分大,要解决这种不公平现象,就要从最基础的教育抓起。大学生也不一定非得到企业去就业,如果有能力,我们完全可以实行自主创业,哪怕失败了,这一份经历也很宝贵。建议我们的国家政府能加大对大学生创业的支持。

  建议3:

  请给自主创业的贫困生更多扶持

  刘梦鑫(长沙学院学生):我读大二的时候,尝试过创业,写了策划,做了市场调查,和几个同学想办一个英语培训机构,也找了一些老师咨询,但缺的就是资金。虽然国家为我们大学生提供了一些自主创业的措施,但是我们仍然是做不了,现在停滞在那里没有动了,我们几个同学想还是先找到工作再创业。因此,建议政府相关部门能够为一些想创业的贫困生出台一些更完善的举措来。

  星沙之声《你说话吧》留言板

  【热线观点】

  易先生:大学生就业难,究其本质是我们的教育体制有些欠妥。中国的高校教育如果能从学历教育的怪圈跳出来,那么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

  郭同学:我是衡阳师范的一名贫困生,明年即将毕业。虽然就业压力很大,但我不希望政府出台相关政策对我们的就业帮扶。我觉得如果在大学没有虚度,找份工作肯定没问题,只是要经历很多磨难罢了,很多人都是这么过来的啊!

  胡先生:大学生就业难不只是大环境造成的,大学生本身的能力不足也是重要原因。政府可以考虑安排专项经费,对应届大学毕业生做有针对性的技能上岗培训。

  (兰风辑。“星沙之声”FM105《你说话吧》播出时间:每周四上午11时至12时,热线电话5152053)

  长沙电视台互动频道《你说话吧》

  播出时间:每周四晚7时49分

  总策划:何旭

  总主持:李辞

  本期现场主持:李辞 彭晨韵

  文字整理:万晓娟

  电台主持:兰 风

  电视主持:彭晨韵

  网络传播:瞿华

  摄影:余志雄

  摄像:互动频道摄制组

  速录:李凯伦 邹乘风

本文由9159com金沙网站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热议大学生就业,胡新闻当选为长沙市湖湘文化

关键词:

上一篇:9159com金沙网站:阻断清寒代际传递,热议大学生

下一篇:没有了